你當前的位置:首頁>黨的關懷>部委信息

滄桑巨變七十載 民族復興鑄輝煌——新中國成立70周年經濟社會發展成就系列報告之一

發布日期:2019-07-04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信息來源:國家統計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打印】       分享到: 


   2019年,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。70年來,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,全國各族人民團結一心,迎難而上,開拓進取,奮力前行,從封閉落后邁向開放進步,從溫飽不足邁向全面小康,從積貧積弱邁向繁榮富強,創造了一個又一個人類發展史上的偉大奇跡,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、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,正闊步走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征程上。

  一、從一窮二白到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實現歷史性跨越

  新中國成立70年來,我國經濟規模不斷擴大,綜合國力與日俱增,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大幅提升,國際地位和影響力顯著增強。

  (一)國民經濟持續快速增長,經濟總量連上新臺階。新中國誕生時,我國經濟基礎極為薄弱。1952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僅為679億元,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為119元。經過長期努力,1978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增加到3679億元,占世界經濟的比重為1.8%,居全球第11位。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經濟快速發展,1986年經濟總量突破1萬億元,2000年突破10萬億元大關,超過意大利成為世界第六大經濟體,2010年達到412119億元,超過日本并連年穩居世界第二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國綜合國力持續提升。近三年,我國經濟總量連續跨越70萬、80萬和90萬億元大關,2018年達到900309億元,占世界經濟的比重接近16%。按不變價計算,2018年國內生產總值比1952年增長175倍,年均增長8.1%;其中,1979—2018年年均增長9.4%,遠高于同期世界經濟2.9%左右的年均增速,對世界經濟增長的年均貢獻率為18%左右,僅次于美國居世界第二。2018年我國人均國民總收入達到9732美元,高于中等收入國家平均水平。

  (二)財政實力由弱變強,外匯儲備大幅增加。建國初期,我國財政十分困難。1950年全國財政收入僅為62億元,1978年增加到1132億元。改革開放以來,隨著經濟快速發展,財政收入大幅增長,1999年全國財政收入首次突破10000億元。進入新世紀后,財政收入實現連續跨越,2012年達到117254億元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財政收入繼續保持較快增長,2018年達到183352億元。1951—2018年全國財政收入年均增長12.5%,其中1979—2018年年均增長13.6%,為促進經濟發展、改善人民生活提供了有力的資金保障。上世紀50—70年代,我國外匯儲備相當緊張,1952年末外匯儲備只有1.08億美元,1978年末也僅為1.67億美元,居世界第38位。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外匯儲備穩步增加,2006年末突破1萬億美元,超過日本居世界第一位。2018年末,外匯儲備余額為30727億美元,連續13年穩居世界第一。

  (三)國際地位顯著提升,影響力日益彰顯。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前,受外來封鎖等影響,我國與世界其他國家的經濟交往較少。上世紀50年代,與前蘇聯東歐國家一度開展交流;70年代,我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地位,與其他國家和國際組織交往明顯擴大。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積極融入國際社會,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愈加重要的作用。1980年4月和5月,我國先后恢復了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的合法席位;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,以更加積極的姿態參與國際經濟合作。2003年以來,我國與亞洲、大洋洲、拉美、歐洲等國家和地區先后建設自貿區,目前已與25個國家和地區達成了17個自貿協定,促進了我國與世界各國的互利共贏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國積極推動共建“一帶一路”,得到160多個國家(地區)和國際組織的積極響應;倡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,積極參與以WTO改革為代表的國際經貿規則制定,在全球治理體系變革中貢獻了中國智慧,展現了大國擔當。

  二、從結構單一到百業興旺,產業結構持續優化升級

  新中國成立70年來,我國農業基礎作用不斷加強,工業主導地位迅速提升,服務業對經濟社會的支撐效應日益突出,三次產業發展趨于均衡,經濟發展的全面性、協調性和可持續性不斷增強。

  (一)農業生產條件持續改善,綜合生產能力快速提升。建國初期,我國農業生產基礎單薄,“靠天吃飯”現象明顯,糧食產量較低。上世紀60—70年代,在十分困難的條件下推進了農田水利設施建設。改革開放以來,隨著農村改革的深化,農業綜合生產能力不斷提升,農業經濟快速發展。糧食總產量由1978年的30477萬噸增加到2012年的61223萬噸,農林牧漁業總產值由1978年的1397億元上升到2012年的86342億元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農業機械化程度持續提高,主要農產品產量穩定增長,其中谷物、肉類、花生、茶葉、水果等產量持續位居世界第一。回首70年,我國糧食總產量由1949年的11318萬噸提高到2018年的65789萬噸,農業機械總動力由1952年的18萬千瓦提高至2018年的10億千瓦,全國耕地灌溉面積由1952年的1996萬公頃擴大到2018年的6810萬公頃,有力保障了國家糧食安全。

  (二)工業體系逐步完善,多項工業品產量居世界第一。建國之初我國工業部門十分單一,只有采礦業、紡織業和簡單加工業,大量工業產品依賴進口。新中國成立后,拉開了我國工業化的大幕,上世紀50—70年代我國初步建成獨立的比較完整的工業體系,為之后的工業發展打下了寶貴基礎。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工業發展進入騰飛期,2012年工業增加值比1978年實際增長38.2倍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國工業生產能力日益增強,并逐步向中高端邁進。2013—2018年,我國高技術產業、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年均分別增長11.7%和9.5%。目前,我國已成為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,200多種工業品產量居世界第一,制造業增加值自2010年起穩居世界首位。2018年,我國原煤產量為36.8億噸,比1949年增長114倍;鋼材產量11.1億噸,增長8503倍;水泥產量22.1億噸,增長3344倍。電子信息產業應運而生,實現快速發展。2018年,移動通信手持機和微型計算機設備產量分別達到18.0億臺和3.1億臺。

  (三)服務業蓬勃發展,滿足生產生活需求能力不斷提高。建國初期直至上世紀70年代,生產資料行業優先發展,服務業發展相對緩慢。1952年我國第三產業增加值僅為195 億元,到1978年也只有905 億元。改革開放以來,服務業隨市場繁榮而日益興旺,進入發展快車道。2018年,第三產業增加值達到469575億元,比1978年實際增長51.0倍,年均增長10.4%。其中,交通運輸業、批發和零售業、房地產業和金融業增加值分別年均增長9.0%、10.1%、10.3%和12.0%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服務業迸發出前所未有的生機和活力,生產性服務業和生活性服務業并行發展,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涌現,成為保障就業、穩定經濟的重要力量。

  (四)產業結構不斷優化,從以依賴單一產業為主轉向依靠三次產業共同帶動。建國初期,我國農業占比較高,工業和服務業相對薄弱。1952年,第一、二、三產業增加值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分別為50.5%、20.8%和28.7%。上世紀50—70年代,隨著工業化建設推進,第二產業比重不斷提升。1978年,第一、二、三產業比重分別為27.7%、47.7%和24.6%。改革開放以來,工業化、城鎮化快速發展,農業基礎鞏固加強,工業和服務業發展水平不斷提高。2012年,第三產業比重達到45.5%,首次超過第二產業,成為國民經濟第一大產業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國農業、工業、服務業協同發展。2018年,第一、二、三產業比重分別為7.2%、40.7%和52.2%,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分別為4.2%、36.1%和59.7%。

  三、從瓶頸制約到優勢支撐,基礎產業和基礎設施實現重大飛躍

  新中國成立70年來,我國交通郵電快速發展,基礎產業地位不斷鞏固,能源供給能力穩步提升,基礎設施加快建設,為經濟社會持續發展提供了堅實保障。

  (一)交通運輸發展成就斐然,綜合運輸網絡四通八達。建國初期,我國交通十分落后。建國70年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綜合運輸體系建設逐步加快,交通網絡日益完善,運輸能力和效率明顯提升。交通線路長度隨現代化建設成倍增長,2012年末,我國鐵路營業里程和公路里程分別比1978年末增長0.9倍和3.8倍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國綜合運輸大通道基本貫通,交通基礎設施網絡化水平進一步提高,服務保障能力大幅提升。2018年末,我國鐵路營業里程達到13.1萬公里,比1949年末增長5倍,其中高速鐵路達到2.9萬公里,占世界高鐵總量60%以上,以“四縱四橫”為主骨架的高鐵網基本形成;公路里程485萬公里,增長59倍,其中高速公路從無到有,2018年末達到14.3萬公里;內河航道里程12.7萬公里,增長72.7%;定期航班航線里程838萬公里,比1950年末增長734倍。

  (二)郵電通信水平全面提升,現代信息通信體系加快構建。建國初期,我國郵政通信發展水平很低,郵路總長度僅為70.6萬公里,長途明線僅為14.6萬對公里。建國70年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,郵電通信業規模不斷擴大,電信基礎設施建設加快推進,信息化網絡化后來居上。2018年末,全國郵政營業網點27.5萬處,比1949年末增長9.4倍;郵路總長度985萬公里,比1978年末增長103%;光纜線路總長度達4358萬公里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郵電通信全面發展,“寬帶中國”建設加快實施,2018年移動寬帶用戶達13.1億戶,已基本建成全球最大的移動寬帶網,大數據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方興未艾,高速、移動、安全、泛在的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加快建設。

  (三)能源供給能力大幅提升,基礎保障作用日益增強。建國初期,我國能源供給嚴重短缺。1949年,我國能源生產總量只有0.24億噸標準煤,遠遠滿足不了國內需求。經過70年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的不斷努力,我國能源供給能力明顯增強,建立了較為完善的能源供給體系。2018年我國能源生產達到37.7億噸標準煤,比1949年增長158倍。2018年末,全國發電裝機容量19億千瓦,比1978年末增長32.3倍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能源利用效率不斷提高,清潔能源利用大幅增加,水電、風電、太陽能發電裝機規模持續擴大,天然氣、一次電力及其他能源等清潔能源生產比重從2012年的15.3%上升為2018年的23.5%,我國成為全球非化石能源的積極引領者。

  四、從城鄉分割到統籌推進,區域協調發展呈現新格局

  新中國成立70年來,我國區域發展戰略穩步實施,城鄉區域經濟社會發展一體化新格局逐步形成,不同地區比較優勢有效發揮,從東到西、從南到北舊貌換新顏。

  (一)城鎮化水平顯著提高,城市建設多姿多彩。建國初期,我國城鎮化水平很低,城鎮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僅為10.6%。1978年末常住人口城鎮化率也僅為17.9%。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城鎮化進程明顯加快,城鎮化水平不斷提高。2018年末,我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為59.6%,比1978年末上升41.7個百分點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隨著戶籍制度改革和居住證制度推進實施,農民工市民化程度不斷提高。2018年末,戶籍人口城鎮化率達到43.4%,比2012年末提高8.0個百分點。伴隨工業化和城鎮化進程逐步加速,城市數量持續增加,城鎮網絡體系不斷完善。1949—2018年,城市數量由132個發展到672個,其中地級以上城市由65個增加到297個,縣級市由67個增加到375個;建制鎮由2000個左右增加到21297個。

  (二)農村建設成效顯著,鄉村面貌煥然一新。建國初期,我國農業生產方式十分落后。隨著人口較快增長,農民溫飽問題長期未得到解決,農村建設相對滯后。改革開放以來,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“三農”問題,在積極推進城鎮化發展的同時,堅持工業反哺農業、城市支持農村,農村基礎設施建設持續加強,農村交通、通信明顯改善。據測算,2018年,全國農村地區有99.9%的戶所在自然村通公路,99.9%的戶所在自然村通電,99.7%的戶所在自然村通電話,98.1%的戶所在自然村能接收有線電視信號,95.7%的戶所在自然村已通寬帶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鄉村振興戰略穩步實施,美麗宜居鄉村加快建設,農村人居環境明顯改善。2018年,全國農村地區有65.3%的戶所在自然村飲用水經過集中凈化處理,83.6%的戶所在自然村垃圾集中處理。

  (三)區域經濟聯動發展,新的增長極增長帶蓄勢崛起。建國初期,我國地區差距很大,工業基礎薄弱,且都集中在“廣(州)大(連)上(海)青(島)天(津)”等沿海城市。上世紀50—70年代,在工業化建設中,生產力布局逐步變化。改革開放以來,隨著西部大開發、中部崛起、東北振興、東部率先發展等地區協調發展戰略統籌推進,區域發展新空間不斷拓展。2018年,東部地區[1]生產總值占全國的比重為52.6%,比1978年上升9.0個百分點。中西部后發優勢不斷顯現。2018年,中部、西部地區生產總值占全國的比重分別為21.1%和20.1%,分別比2000年提高1.9和2.7個百分點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京津冀協同發展、長江經濟帶、粵港澳大灣區、長三角一體化等一系列重大區域發展戰略扎實推進,新的經濟增長極加快形成。

  五、從封閉半封閉到全方位對外開放,國際合作和經貿往來發展成就舉世矚目

  新中國成立70年來,我國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,積極與世界各國發展友好合作,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,抓住全球化機遇,從大規模“引進來”到大踏步“走出去”,再到共建“一帶一路”,對外開放廣度和深度顯著拓展。

  (一)貿易大國地位日益鞏固,貨物貿易規模躍居世界首位。建國初期,我國外貿落后失衡,進出口規模十分有限。1950年,貨物進出口總額僅為11.3億美元。上世紀50—70年代,進出口略有擴大但仍處于較低水平。1978年貨物進出口總額為206億美元,居世界第29位。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2001年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后,我國對外貿易快速發展。2018年,貨物進出口總額達到4.6萬億美元,比1978年增長223倍,連續兩年居世界首位;服務進出口總額7919億美元,比1982年增長168倍,居世界第2位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國堅定支持多邊貿易體制,積極推進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,多邊經貿關系和區域經濟合作全面發展,共建“一帶一路”效果顯現。2016—2018年,我國與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貨物進出口增速持續快于全部進出口。

  (二)引進外資大幅增加,日益成為吸引全球投資的熱土。建國初期直至上世紀70年代,我國利用外資渠道單一、規模很小。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市場準入不斷放寬,投資環境持續優化,引進外資規模大幅增加。2018年,我國實際使用非金融類外商直接投資1350億美元,比1983年增長146倍,年均增長15.3%,連續兩年成為全球第二大外資流入國;1979—2018年,累計吸引非金融類外商直接投資20343億美元。其中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國加快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,全面落實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,引進外商直接投資領域不斷拓展,服務業逐漸成為外商投資的新熱點,服務業吸收外資占比2018年達68.1%。

  (三)對外投資層次和水平不斷提升,參與國際分工能力明顯加強。建國以來至上世紀70年代,我國只有少數企業開展對外交流。改革開放以來,外貿迅速發展,帶動了企業逐步走出去。進入新世紀,我國企業對外投資步伐明顯加快。2018年,我國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1205億美元,比2003年增長41.3倍,年均增長28.4%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共建“一帶一路”促進了設施聯通和貿易暢通,我國對“一帶一路”沿線56個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2018年為156億美元,占非金融類對外投資總額的13%。

  六、從發展落后到創新驅動,科學教育事業欣欣向榮

  新中國成立70年來,我國科技教育事業不斷發展,教育普及程度逐步提高,科技創新能力持續增強,人才隊伍日益壯大,有力促進了經濟社會發展。

  (一)科技實力顯著增強,重大成果不斷涌現。建國初期,我國科技發展水平落后,科研人員和機構短缺,全國科技人員不超過5萬人,專門科技機構僅有30多個。上世紀50—70年代,我國自力更生發展科技事業,國防工業和國防科技體系初步建立,取得了“兩彈一星”等重大成果,但科技總體水平仍然明顯落后于發達國家。改革開放以來,隨著科教興國戰略實施,科技體制改革深入推進,一系列重大科技計劃出臺,產學研結合不斷強化,科技領域投入持續增加,帶動創新產出不斷擴大。2018年,全社會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支出19657億元,比1995年增長55.4倍;與國內生產總值之比為2.18%,比1995年提高1.61個百分點,超過歐盟15國平均水平。2018年末,全國有效專利達838萬件,其中境內有效發明專利160萬件,每萬人口發明專利擁有量11.5件。我國自2013年起成為世界第二大研發經費投入國,研發人員總量、發明專利申請量分別連續6年和8年居世界首位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國在載人航天、探月工程、量子科學、深海探測、超級計算、衛星導航等諸多領域取得重大成果,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成效不斷顯現。

  (二)教育普及程度大幅提高,總體水平躍居世界中上行列。建國初期,我國教育水平低下,人口文化素質差,學齡兒童入學率只有20%左右,全國80%以上人口是文盲。上世紀50—70年代,我國重視發展基礎教育。1978年,基本普及小學教育,學齡兒童入學率達到95.5%;1982年,文盲率降至22.8%。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教育進入全面發展時期,義務教育不斷完善,高等教育逐步加強,國民受教育程度不斷提高。2018年,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94.2%;普通本專科在校學生2831萬人,比1978年增長32倍;15歲及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由1982年的5.3年提高到9.6年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國教育事業取得新的歷史性進展,總體發展水平躍居世界中上行列,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初步建立。2018年,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已達到48.1%,高于中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;中等職業教育學校達到10340所。教育事業發展有效提升了全民族的科技文化素質,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培養了大量人才資源。

  七、從相對滯后到全面進步,社會事業繁榮昌盛

  新中國成立70年來,我國大力促進各項社會事業發展,公共文化服務能力不斷增強,醫療衛生體系逐步完善,競技體育和群眾體育碩果累累,環境保護日益加強,人民群眾獲得感顯著提升。

  (一)文化事業不斷繁榮,國家軟實力明顯增強。建國初期,我國文化事業發展落后,公共圖書館、博物館、廣播、圖書、報紙等嚴重不足。上世紀50—70年代,社會主義文化在曲折中發展,總體上仍難以滿足人民精神文化生活需要。改革開放以來,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發展道路,覆蓋城鄉的公共文化體系逐步建立,文化事業實現快速發展。2018年末,全國共有公共圖書館3173個,比1949年增長56.7倍;電視節目綜合人口覆蓋率達到99.3%;全年出版各類圖書95億冊(張),比1950年增長34倍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國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共同發展,文化軟實力逐步增強,中華文化的國際影響力顯著提升,漢語學習熱潮在眾多國家興起。2018年末,全球154個國家(地區)建立了548所孔子學院和1193個孔子課堂。

  (二)醫療衛生長足進步,國民健康水平持續提高。新中國成立前,中國人曾被稱為“東亞病夫”。建國初期,我國醫療衛生水平很低,且大部分醫院集中在城鎮。上世紀50—70年代,經過努力,我國公共衛生體系初步建立。1978年末,我國醫療衛生機構17萬個,床位數204萬張,衛生技術人員246萬人,但醫療衛生事業總體水平依然不高。改革開放以來,公共衛生領域投入不斷加大,醫療科技水平迅速提高,醫療衛生體系建立健全。2018年末,全國共有醫療衛生機構99.7萬個,比1949年末增長271倍;衛生技術人員952萬人,增長17.8倍。疾病防控能力明顯增強,居民健康狀況顯著改善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醫療、醫保、醫藥事業深入發展,醫療衛生體制改革不斷深化,分級診療制度逐步建立,全民醫保體系加快健全,為人民健康撐起牢固保障網,我國醫療衛生事業發展成效顯著。居民預期壽命由建國初的35歲提高到2018年的77.0歲,嬰兒死亡率由建國初的200‰下降到2018年的6.1‰,居民健康水平總體上優于中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。

  (三)體育事業蓬勃發展,競技體育迭創佳績。建國初期,我國體育發展與國際水平差距較大。上世紀50—70年代,群眾性體育活動廣泛開展,競技體育取得突破。1956年,舉重運動員陳鏡開成為新中國第一個打破世界紀錄的運動員。1959年,容國團成為新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世界冠軍。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體育事業取得長足進步。1984年,新中國首次參加在洛杉磯舉辦的夏季奧運會,實現了中國奧運史上金牌“零”的突破。2008年,北京成功舉辦了第29屆夏季奧運會,我國體育代表團所獲金牌數首次位列奧運會金牌榜首。1949—2018年,我國運動員共獲得世界冠軍3458個。全民健身理念深入人心,全民健身活動廣泛開展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體育產業快速發展,各種健身場所迅速興起,有力促進群眾體育運動開展。近年來,全國人均體育場地面積達到1.6平方米以上,近4億人經常參加體育鍛煉,我國運動員在各項國際比賽中捷報頻傳。

  (四)環境保護從無到有,生態文明建設日益加強。上世紀中葉起,環境保護發端于工業化國家。我國從上世紀70年代起就重視環境保護特別是“三廢”(廢水、廢氣、廢渣)等污染物治理。1972年,我國參加了聯合國人類環境會議,之后成立了一批環境保護相關機構。改革開放后,上世紀80年代我國將環境保護列為基本國策,90年代制定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。黨的十八大把生態文明建設納入“五位一體”總體布局,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理念深入人心,大氣、水、土壤污染防治攻堅戰全面打響,改善環境質量取得突出成效。2018年,水電、核電、風電、太陽能等清潔能源消費量占能源消費總量的比重為22.1%,比1978年提高15.5個百分點;全國首批實施《環境空氣質量標準》的74個城市PM2.5平均濃度比2013年下降42%,二氧化硫平均濃度下降68%;十大流域劣Ⅴ類水質斷面比例比2013年下降2.1個百分點。

  八、從溫飽不足邁向全面小康,人民生活發生翻天覆地變化

  新中國成立70年來,我國始終堅持社會主義生產目的,在發展生產的同時不斷改善民生,積極擴大就業,努力增加居民收入,逐步提供社會保障,人民生活從溫飽不足到實現總體小康,正在邁向全面小康。

  (一)就業規模不斷擴大,就業結構逐步改善。新中國成立前,經濟凋敝,城鎮勞動力多數處于失業狀態。1949年末,全國城鄉就業人員18082萬人,其中城鎮就業人員僅有1533萬人,城鎮失業率高達23.6%。上世紀50—70年代,通過積極發展經濟,我國就業狀況逐步改善。1978年末,我國就業人員達到40152萬人,其中城鎮就業人員9514萬人。改革開放以來,隨著經濟發展和就業優先政策實施,我國就業總量大幅增加,大量農村富余勞動力向第二、三產業轉移。2018年末,我國就業人員增加到77586萬人,其中第二、三產業就業人員占比分別為27.6%和46.3%,比1952年末分別提高20.2和37.2個百分點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放管服改革持續深入,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蓬勃發展,有效激發市場活力,促進新興就業崗位不斷涌現,第三產業、中小微企業和民營經濟成為吸納就業的主渠道,就業形勢穩中向好。2013—2018年,我國城鎮新增就業連續6年超過1300萬人。

  (二)居民收入持續增加,消費水平不斷提高。新中國成立之初,居民收入和消費水平很低。1956年,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僅為98元,人均消費支出僅為88元。由于人口增長快,積累和消費關系不合理等原因,1978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僅為171元,人均消費支出為151元。改革開放以來,經濟持續快速發展帶動城鄉居民收入水平不斷提升。2018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28228元,比1978年實際增長24.3倍。隨著收入較快增長,居民消費能力顯著提升,消費結構升級趨勢明顯。2018年,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為19853元,比1978年實際增長19.2倍;全國居民恩格爾系數為28.4%,降低35.5個百分點。家電、汽車等耐用消費品擁有量大幅增加,居住條件顯著改善。2018年,城鎮居民家庭平均每百戶家用汽車、彩色電視機擁有量分別達41.0輛、121.3臺,農村居民家庭平均每百戶家用汽車、彩色電視機擁有量分別達22.3輛、116.6臺,比改革開放初期大幅增加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實際增速連續多年快于城鎮居民,城鄉居民收入差距不斷縮小,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之比2018年已下降至2.69。

  (三)社會保障不斷加強,織就廣覆蓋的民生安全網。建國初期,我國社會保障尚屬空白。上世紀50—70年代,開始由國家和單位對城鎮職工提供勞保等一定福利,并由集體對農民實行少量保障。改革開放以來,適應經濟社會發展需要,我國社會保障制度逐步建立,覆蓋面持續擴大,待遇水平穩步提升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加快構建,社會保障水平穩步提高。2018年末,全國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人數41848萬人,比1989年末增加36138萬人;參加失業保險人數19643萬人,比1994年末增加11675萬人;參加工傷保險人數23868萬人,比1994年末增加22046萬人;基本養老保險覆蓋超過9億人,醫療保險覆蓋超過13億人,基本實現全民醫保。

  (四)貧困人口大幅減少,對全球減貧事業貢獻巨大。新中國成立前,國家積貧積弱,人民貧困如洗。上世紀50—70年代,城鄉居民生活有所改善,但農村貧困問題始終突出。按照2010年標準,1978年末我國農村貧困人口7.7億人,農村貧困發生率高達97.5%。改革開放以來,隨著農業、農村改革不斷深入和扶貧開發大力推進,我國貧困人口大幅減少。2012年末我國農村貧困人口下降至9899萬人,農村貧困發生率降至10.2%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扶貧力度進一步加大,精準脫貧政策陸續出臺,尤其是脫貧攻堅戰大力推進,貧困人口脫貧明顯加快。2018年末我國農村貧困人口減少至1660萬人,過去6年共減少8239萬人;農村貧困發生率下降至1.7%,過去6年下降8.5個百分點。我國農村從普遍貧困走向整體消滅絕對貧困,成為首個實現聯合國減貧目標的發展中國家,對全球減貧貢獻超過70%。

  風雨砥礪不忘初心,春華秋實繼往開來。70年披荊斬棘,70年風雨兼程,我們的國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無論在中華民族歷史上,還是在世界歷史上,都是一部感天動地的奮斗史詩。今天,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加接近、更有信心、更有能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,我們要更加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,勠力同心,奮斗不息,繼續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新局面,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!

   (國家統計局綜合司)

  新聞鏈接:
杭州麻将怎么胡